散尽兰叶葳蕤

画渣,草稿流,杂食

别人水墨画都可以很好看
我:随性上色!(捂脸)
跟群友的风 @云若き龍
(动三皇叔见到亮亮的时候也有桃花的,自带cp滤镜,节目组搞事)

天凉了(早凉了),冷圈的人(x)多喝热水
(画到衣服时突然失去灵感……)

(伪零狮)假如赛罗是雷欧养大的

(我,四鸽鸽手,么得好图,也么得好文)

※零狮亲情(??)向

※意识流,渣文笔

※本处私设狮子和七爷已经失散而且一直没有与对方重逢

※当然还有其他瞎几把私设,比如年龄和时间线

※ooc预警



雷欧在去警备队担任教官之前曾经当过一段时间某学院的……体育老师。

据他本奥的说法,一者他很喜欢孩子,二者也对小奥的身体素质有个大概了解。


小奥挺喜欢雷欧的。

虽然比一般老师严格了些,但是雷欧课余时间非常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聊天也好玩也好,有时候还会唱歌给他们听,总之在小奥心中这个老师更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

某脑袋插镖的小奥例外。


赛罗,雷欧很早就注意到这孩子了。

因为其他人聚在他身边时,那孩子总是一个人去练习格斗。

这孩子是孤儿。

他不是不合群,似乎只是在有意避开他。


那么努力地想要变强是为什么呢?


“……你只是一个体育老师啊,”小鬼一脸不耐烦,“和那些家伙是一样的……”

对我的关注说不定只是怜悯罢了。

内心深处一定也不认可我吧。

等到我比谁都强了,大家就能真正认可我了吧?

当然,这些他没有对雷欧说。


只是个老师?

被小看了啊……

也是,看家本领还没给这群孩子看过呢。

“不过,你格斗方面挺有天分的。虽然大部分动作都有问题……”

这小子一脸的不屑一顾。


赛罗对雷欧态度大改观源自一起意外事故。

不知是疏忽还是什么,被捕获的一只用于研究的怪兽挣脱束缚,冲到了正在嬉闹的孩子们中间。

它相当狂暴,所有孩子都吓坏了。赛罗像护小鸡一样地护着身后一群的小伙伴。

但他也只是个孩子啊!这样的状况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啊!

之后雷欧到了。

平时对他们温温柔柔(?)的大猫突然化身雄狮,迅速地制服了那家伙,动作干净利落漂亮,出手敏捷狠厉。那家伙一身钢刀一样的的尖刺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被拆了个七七八八,而赤红的巨人身上没有一点伤口。

如果不是工作人员来得及时,雷欧就要用一记飞踢终结它的生命了。

护崽子的狮子凶得很啊。

那以后,赛罗主动找起了雷欧。

当然,只是想学格斗而已。


对这个眼神里总是透着倔强的孤儿,雷欧没来由地心疼他。

也许是因为他本人的父母也不在了,自己得一个人承担所有事吧。

某些地方这孩子和自己真是像啊。

所以他也需要一个引导者。

就像当年赛文引导了自己一样。


赛罗在格斗方面挺有天赋,教他的很快就能掌握;同时他又野心勃勃地要求学更多招式。雷欧不着急,基本的路数和技法教完之后只是要求赛罗反复练习熟悉,然后自己琢磨招数。这小子这时候出了点问题——

赛罗喜欢看起来很酷炫的招式,只是实战起来一点也不酷炫。

雷欧身为老战士一眼就看得出来。

而与这孩子相处过程中他也意识到这孩子基本不听人讲道理,非得来点实的。

那一天他把赛罗叫到一片空地上:“让我检验一下你的修行成果吧。”

少年年轻气盛,他话音未落就主动攻了过来。由于实战经验和技法上的欠缺,很快赛罗就从主动变成了被动,招架也困难起来。


雷欧是有分寸的,但受赛文影响他觉得受点伤是有必要的。


当天赛罗是浑身淤青离的场。

当天赛罗单方面觉得是雷欧故意玩他的。


(当然,日后的赛罗再回忆起这一天,总能脑补出这个场景:

雷欧和他站在地球的某海岸边,指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对他说:啊,看到了吗,那是为师第一次和你对练时给你放的水!)


但傲气十足的少年觉得自己还是有击败雷欧的机会的。

而且还产生了这个机会会很快来临的错觉。

只是现在他浑身都疼,想再修行得先歇一会儿。

狮子拿着药出现了。

“……上药我自己来!”

“哦?手够得到后背?”

“当然,不信你……啊啊啊!”


平时赛罗当然够得到,只是对练中臂上的肌肉被拉伤了,一扯生疼;更要命的是后背上的情况甚至更糟——


即使雷欧拿捏着力度,被花式摔到地上对不经常受伤的少年还是造成了不轻的伤害。


最后少年还是妥协了,乖乖让雷欧帮自己上药。

“疼么?”

(赛罗:还不是你打的!)

“知道不足在哪儿了么?”

“……反应太慢,出招力度不够,招式不够实用……”

“不错。那细节呢?你觉得挣脱我对你束缚的方式对吗?反击该首先朝哪儿?就那么硬摔在那儿还是想办法减少损伤?……”


雷欧讲了很多。

赛罗也听进去了。第二次对练时他的路数比第一次熟练多了。

然而还是被雷欧很有分寸地打得一身是伤。

之后他们重复了第一次对练后的内容。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赛罗找雷欧找得越来越频繁,最后索性天天跟着雷欧,和他同住同睡的,一有机会两人就会对练一场。

赛罗的格斗术越发精进,不会再轻易让雷欧找到破绽了;但同时被抓到破绽的代价也越来越沉重,从尚能爬起来反击到只一下就足够在医院里躺一个星期起不来——当然,赛罗的恢复力和他在格斗方面的天赋和悟性一样惊人,他总能第一时间恢复,再全心投入到下一场对练中去。


雷欧是那个把他打得一身伤的人,也总是那个替赛罗上药的人。同时,他也是出席了赛罗所有学校的活动的人。

他第一次出现在家长会(?)上时赛罗显得很抵触,可时间一长,一口一个师父叫得很亲切。

赛罗该离校那天,也恰巧是雷欧接到警备队通知的那天。


毕业留影上红蓝相间的少年和赤红的青年都带着笑。

“……计划跟着我么?”

赛罗:这不是明摆着吗.jpg

“也是,习惯带着你啦……”


不只格斗技法,其实其他孩子享受过的娱乐活动雷欧都带赛罗去过。

恍恍惚惚地,赛罗有时会忘记自己没有父母这件事。

少年心上某种缺口被填补起来了。


雷欧那边,在与赛罗相处的过程中他总是想起赛文。

其实赛文也是个很温柔的长兄,不过他对自己的训练真的近乎严苛。这情有可原,那时他们俩身边四处是未知的危机,必须迅速变强;但安稳的局势下,他不愿让赛罗承受同样残酷的事实——一旦有必要,他也可能用像赛文一样的手段……

所幸那一天还没有到来。

眼前这个使用头镖的少年和赛文有一些微妙的相似处。不只是头镖,肩甲,额灯,性格上也是。也许是和他呆久了吧……自己身上有很多地方像赛文。

那天赛罗拿着毕业留影在看:“师父,你说我的亲生父亲会是什么样子?”

雷欧鬼使神差地涂了个赛文上去。

赛罗:……诶?

肩甲,额灯,头镖……

威严而不失慈爱的长者,温柔地在背后注视着照片上的一少年一青年。

假如那个人真的在……就好了啊……


TBC(可能吧)


新人报道

恐宠真的是个很冷的圈子啊

这家伙只会p表情包

不过雷欧傻得可爱真是欲罢不能

喜欢的两部作品的两个不同角色都叫雷欧我想玩乱入

(这个沙雕又画私设七娘了!)

在被冰斧砍的边缘大鹏展翅.jpg

七娘的耳坠是小冰斧,手上是赛罗的吊坠
(明明都拍细节了还是看不清的辣鸡像素)

伪七狮/团源 再相会

就是……瞎开脑洞……考试不想复习……开脑洞

※瞎写的剧情,意识流

※一二三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cp向不明 只是单纯想表现他们之间的羁绊

※三大概是雷欧收养了赛罗,却先赛罗一步战死,之后赛罗才遇到亲生老爹

※ooc有的,慎看

※这位lo主你是不是该去p表情包了呢(x)

『一』

樱花在岛国上是极常见的。

但是那一年,与那个人,一起漫步时,头顶开放的似乎是另一种花。

纯白的花瓣每一片都舒展着,开得热烈奔放。

是……玉兰么?

那个人在那时教给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课。

有关责任的一课。

那时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有家的——

那个人是既是父亲也是兄长一般的存在。

在那个人走之后他变成了彻底的流浪者。

越是见识了这个星球的美丽,就越有一个声音提醒他——

你是失去故乡的人 。

是个没有归处的流浪者。

可他像那个人一样爱着这个星球啊。

留君不住从君去……

如果当时没能留下你

至少……有一天也像你一样为她而死

与她一同长眠……

花影中一个人的身影闪过。

那个……熟悉的身影。

是那个人么?

不……错觉吧。

然而还是下意识地呢喃着“队长”

那个身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呵……队长已经……牺牲了啊。别自欺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开之后,那个身影住了脚步。

转身却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熟悉面孔。

错觉么?

“源……我还以为你也在这儿呢。”

『二』

在这星球上他学会了很多事。

怎么处理仇恨。

怎么战胜自己。

怎么做一个真正的战士。

怎么孤独地战斗下去。

习惯了失去也就不再害怕了。

只是心脏会因为那些事钝钝地疼。

我不怕死。

不怕强敌。

不怕他们用卑鄙的手段威胁我。

不怕再失去什么。

生活再怎么残酷也不能使我再流下一滴泪水。

可是我原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东西却重新出现……

就像当年的弟弟一样。

这一次 ,伴随震撼而来的却不是极大的喜悦。

而是本来已结痂的伤口被强行撕扯开,本来已经淡忘的伤痛全部席卷而来。

本来他可以承受一切伤痛。

因为可以依靠的兄长已经不在了啊。

因为在他身后的师傅已经不在了啊。

可是……可是……

现在那个人还好好地站在那儿。

他却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重逢,甚至惧怕再面对那个人。

也许现在的他会让那个人感到无比陌生。

因为他已经变了很多了。

再像个青年一样用愉快活泼的语气呼唤他么?

开口却只有一句极其镇定,波澜不惊的“赛文。”

他已经像那个人当年一样是冷静理智的战士了。

伴随撕裂开的伤口,还有一团心火突然燃起,又突然消失。

不是熄灭,是消失。

对面的回应有些犹疑,却是语气同样平静的一句“雷欧。”

似乎这是稀松平常的一次会面。

谁也没有意识到他们当时瞬间的冲动——

是想扑过去,给对方一个拥抱啊。

『三』

两人相识在动乱时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可动乱时期也注定了他们的失散。

有谣传说,那个人死掉了。

也有谣传说自己死掉了呢……

可是他还是信了谣传。

因为如何……如何都无法有他的音信。

如果不是永恒的死亡,讯息怎么会被抹杀得那么干净呢。

再说这是动乱时期啊。

后来动乱平定了。

可那个人依然杳无音信。

他自己都不抱希望了。

直到那一天动乱再起,一个少年进入他的视野。

与他相似的外貌。

与那个人极其相似的战法。

仿佛是他们两人的结合。

少年在战斗中大放异彩,他与少年有过合作,两人似乎有一种天然的默契。

少年与他攀谈时,说起了自己的师父。

“家师在我最孤苦的时候出现,又手把手地授我武艺。我视他如自己的亲父……”

“有空,可以让我和你的师父见一见么?”

少年的神色却突然悲伤起来。

“家师已经在我来这里之前战死了……”

“你师父是谁呢?”

“家师告诉我他唤作雷欧……”

心里的某个地方,一瞬间崩塌了。

我和爸爸换角色(奥特父子情)下

(追加并微调了一部分花絮)
※涉及的父子有贝捷,七零,奥父和泰罗

※亲情向,儿吒篇的后续。

※.捷徳tv没细看,可能会ooc

——————父亲篇——————

奥特之父————

不得不说时代不同了,孩子们发育得比自己壮实多了。

享受着高层视野的奥父如是想。

儿子的教学成果不错,从有频频学员向他致意就看得出来。

泰罗……长大了啊。

总教官的工作不像他想得那么简单——你永远想不到这群小鬼会拿什么问题来问你。 比如有的刚参加训练的新人会在例行休息时间来问怎样才可以达到加入警备队的标准,这还是正常的 ,但他们下一句就开始问如果被派到类似地球的行星上执行任务是挑人间体好还是自己幻化好,变身器选什么样式,假如非要挑当地人当人间体怎么判断他恐不恐高,如果自己想练就最强大的格斗是不是一定要像副总教官一样被开车撵着跑才行,地球的食物有多好吃……

现在的孩子怎么想得那么远?

以及他们为什么看过战斗教学视频里应该掐了没播的部分?

这么一想儿子推荐进警备队的梦比优斯当真可爱得多了,至少不会问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当然,新人们还有其他让奥哭笑不得的行为。比如他就发现有人用光线在墙上刻了奥特兄弟的头像,还有人在难以发现的犄角旮旯里画满了火柴人,内容是奥特警备队各成员的黑历史,有些注解还是用地球语言写的。 当然,他本人的也在其中,只是被涂得十分模糊,难以辨认。 不知道泰罗知不知道这件事。 还有这个画火柴人的,地球文字都有心学 了,不知道用在修行上的心思有多少?

总的来说教官还是比较注重实践的工作,指导小奥放光线,练擒拿,比坐在办公区看公文→签字→看公文→签字有意思多了,总之和自己原本的工作一比轻松了不少。

和年轻人待在一起真好啊。

说来泰罗今天得替他处理公务呢。

身为父亲,对自己儿子的能力自然不怀疑,可是那个数量……

“之前叮嘱过佐菲了,希望有他帮忙泰罗可以轻松点。”

希望是这样的吧。

( 此时的泰罗,已经签字签到基本上不认识自己爸爸的名字了。)

赛文————

虽然没有在童年享受到亲情,好在赛罗还是健康地长大了。

奥特赛文享受着宽广的视野,感叹道。

奥特赛文永远是沉稳威严的样子,这是后辈对他的印象。 但是他清楚自己也曾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想当年放开了浪时比起赛罗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然一个行星观测员为什么会精通格斗? 实战才能出成效。

正当奥特赛文准备放飞自我再次展现自己年轻时的风采时,却发现儿子交换给自己的日程表上只填了一项——

“到雷欧那里特训!!!一定一定要去!!!”

还加了三层标记,生怕老爹看不到似的。

赛文到达约定地点时,雷欧已经等在那里了。 按理说赛罗已经出师,不用特地回来特训,师徒俩要闹哪样? 雷欧突然攻了过来。 那速度,那力度,那利落劲儿,不愧是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啊。 除却赛文本人的训练成果,在训练赛罗的时候,雷欧本人的格斗水平也在精进,即使老练如赛文,应付起来也不太容易。

两奥对打了很久,雷欧才找到住机会控制了他的双臂,手刀劈砍下来,稳稳地停在离他的咽喉两指远的地方。

“……表现不错。”

那当然,我可是你师傅啊。 虽然被徒弟表扬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但是在地球上是怎么回事?动作可是比刚才慢了不少啊!” “我仔细看了你最近传回来的资料,除却受伤影响的一部分,你的动作的确是迟钝了。有必要的话可是要加训的!”

赛文:……啥?!

奥特赛文,第一个在本活动中主动退出角色的参与者。接下来的时间两人认真探讨了关于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以及到底要不要给赛罗加训。

带着讨论结果去找儿子的时候,赛文突然想起来自己给出的日程表上有“教导儿子奥生道理”一项。

终于有机会再老爹面前摆摆架子了,不知他会说些什么呢?

贝利亚——————

据知情人士反映,小陆(或者说小贝)今天一直乖巧地在基地打游戏。

但是他的同伴觉得这样不好,拉他出门锻炼。

当事人小贝一度试图用游戏机攻击对方,最终没这么做,一言不发地跟对方出去了。

“咦,今天遇到不开心的事了?”

“……没有。”

然而他的脸色黑得可怕,和平时的差别极大。

我留给儿子的基地!老子在里面多待会儿怎么了!

要不是今天和儿子交换身份,你觉得你还能站在那儿吗地球人?

跟你讲真正左右过老子行为的只有赛罗那小子!

然而他今天是捷徳,捷徳是不会大肆搞事的。

贝利亚其实整天都没把大部分心思放在体验儿子生活上,他在听属下给他汇报儿子的行踪。

顺便看看他们兴致勃勃提出的“让少爷体会到陛下您的伟大之处”计划进度如何。

意料之内的,不大顺利。

甚至儿子还用他的力量逼下属义务劳动去了。

武力胁迫这一点……有点贝利亚的风采啊。

不过能说成“取得对方信任,让他们放松警惕,好进行下一步计划”也是够了。

我自己的儿子会怎么想我会不知道吗?

儿子目前的生活平静得无趣呢。

不如自己找乐子好了。

当天,有路人反映目睹一男子跟随一花季(社会)少年在郊区游荡,男子似乎对少年十分殷勤,而少年却没什么回应。之后郊区出现怪兽,捷徳出现击退了对方,但手法残忍,与之前的打法大不相同……

(贝利亚:你们怎么替老子养的儿子,怎么他现在还没老子高?)

——————————————————

活动花絮

泰罗:父亲平时真的是很不容易!那么多文件签完简直可怕!

奥父:泰罗平时工作也有自己的难处,不过作为父亲,我相信他处理得好这些。

(以上,完美达成共识)

『那么,给赛罗加训问题的讨论结果是什么呢?』

赛罗:我那是为了锻炼新人!

雷欧:明天来找我,我得亲自看看你的格斗怎么样。

赛罗:可我今天不是……

赛文:那是我!

『您是怎么认出赛文的?』

雷欧:刚开打就觉得不大对劲,毕竟赛罗是我亲手训出来的,他的路数我很熟,但是今天明显换了个风格,手法很老练,像个老战士了。如果他改战术也不该掌握得这么快,我当时就怀疑那是队长。而且他手上有两道伤口,据队长本人的说法,是在试赛罗头镖时手习惯性放在脑后,结果俩头镖一起来直接就把手给……呜呜呜!(被赛文捂嘴拖走)
『对儿子的“教导”的评价?』
赛文:后来赛罗说不管队友有多坑都要发自内心地原谅他们,有什么心事不要一个人藏着,毕竟我还有他。实话讲最后一句还是让我有点感动的……不过之前他是什么意思,我还是不大明白。
赛罗:老爹你觉得你对我师傅真的是温柔吗?
赛文:训练场上不对他残忍,战场上对他残忍的就是敌人了。严苛残酷的训练不就是对他最大的温柔吗?
赛罗:…………对不起,我觉得我享受不了雷欧这么多的“温柔”。

〖对活动的提议?〗

佐菲:地球上有句俗语叫长兄如父,不如我们……诶诶你们跑什么?

赛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下次我想和师傅换。

(雷欧:……谁给你的自信打得过你师傅?不过我和赛文换换也行……

赛文:……我拒绝。)

贝利亚:我不想再来了。

捷徳:加一 果然和父亲还是合不太来啊……


赛罗:师生情真的不考虑也用这种方式沟通么?
我真的是想报复,不对,理解师匠!
(路人:那你老爹和师匠不也要换吗?
赛罗:你觉得他们俩需要增进理解吗?)
雷欧:你这小子!

梦比优斯:和泰罗师傅换的话不是不可以,就是担心自己不能胜任总教官的职务,我还是太年轻……
泰罗:自信点,你已经成长很多了啊。
(赛罗:你们也不用,谢谢。)

阿斯特拉:佐菲大哥说的长兄如父,这点倒很合雷欧尼桑。如果我们两个交换,我一定把尼桑好好地保护起来, 就像他保护我一样……
(赛罗:那小师傅你也会像师傅一样认不出巴巴尔吗?
阿斯特拉:……不会,我哥的实力没那么若,而且我的眼力也比哥哥好一点儿。)

佐菲:……所以呢,你们为什么跑?
初代:和大哥换没什么问题。
赛文:主要是不能像大哥您一样协调好兄弟之间的关系。
杰克:附议。
艾斯:大哥,其实是……
泰罗(迅速后退……again):不!佐菲大哥也要处理那么多公文!至少让我多准备几百年啊!



我和爸爸换角色(奥特父子情)上

※涉及的父子有贝捷,七零,奥父和泰罗

※看小品时产生的沙雕脑洞

※捷徳tv没细看,所以贝利亚和捷徳可能会ooc ※也许在父亲节发出来会比较合适×


虽然寿命长达几万岁,光之国居民对父子之间的感情羁绊还是十分看重,而增进这种感情的最好方式,或者说,加深彼此的理解,其中之一就是将心比心。于是光之国展开了和“和父亲交换角色一天”的亲子活动 为了使活动体验更加真实,参与双方会暂时幻化成对方的模样


本活动技术支持由科技局提供

————儿吒篇————

泰罗——

泰罗变成父亲模样后的第一感觉,是头一下子重了很多,以及地面突然近了不少。


谁让自己发育太好,比父亲高了足足8米呢。 不过看到有那么多人主动对自己致敬,心里还是相当快乐的,比自己带出来的学生向自己致意还要愉快那么一点。


“父亲的生活不错嘛!”

心里美滋滋.jpg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泰罗开始着手父亲的工作。

其实泰罗已经是个相对成熟的奥了,再加上当总教官有一定的经验 处理父亲的工作不是什么大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数量太多。


尽管有佐菲大哥帮忙解决一部分 ,有些东西还是得亲自过目的。


泰罗的一天陷入了看公文→签字→看公文→签字的死循环里。 等到小山一样的文件被签完,等离子火花塔都暗了。 当然,泰罗的手也快废了 ,自己都快不认识奥特之星的文字了。 正当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时,新的文件又被送了上来。

“……啥?!”


爸,大哥,你们两个不容易啊。

伴着这样的想法,泰罗的生活陷入了新的死循环中。


赛罗————

地面……好近啊。

赛罗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然而不用去雷欧那里接受魔鬼训练,矮就矮点吧,赛罗心里还是相当愉快的。

作为奥特警备队员,巡逻是日常工作。这个对赛罗当然是小菜一碟。

唯一一点不太自在的,大概就是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到处瞎浪放飞自我了。

毕竟奥特赛文平时很沉稳的,既然是互换角色,装老爹得装得像一点。


除了这些,奥特赛文当天的日程还是比较放松的,比如和乌英达姆他们沟通感情啦,整理从前的测绘图啦,给儿子讲一些奥生道理啦。

等等, 给儿子讲奥生道理?

一想到老爹不得不站在那里听自己“谆谆教导”,心里真是美滋滋。

假如他有嘴角的话,那可真是要疯狂乱上扬了。

不过自己需要素材,就现从老爹的日记里找吧。

老爹的日记里少不了当年特训他师傅的美好时光的片段。当然,除此之外,赛罗找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比如给杰克送手镯,营救艾斯,和奥特兄弟一起对付帝国星人,怼泰兰特等等。

不过奇怪的是,记录这些事情时,老爹都会把之前的几件重新写一遍,而且语气还越来越激烈。

最后一次关于这些事情的记录出现在老爹刚刚认识师傅时。

“这孩子的打法为什么这么不成熟,啊!?先打基拉斯啊!再恨马格马也得分个主次吧!想当年和哥哥们一起去救艾斯,刚想提醒他们先解决敌人再说,这群奥竟然连反抗都没有就中招了!泰罗也不让人省心!本来好好撸个串半路上得替他收拾残局!不要瞎逞能啊balabalabala……”

赛罗感到了扑面而来的怨念。

所以老爹特训雷欧时那么恨狠会不会是之前的经历让老爹心理扭曲了,爆发了?


赛罗(语重心长):儿子啊,不管经历了多么残酷的事,无论何时都不要舍弃温柔的心灵啊。

赛文:???


捷徳篇————

体感上的变化倒是次要的,捷徳感到最难以适应的,还是爸爸的日常。

像爸爸一样行动,与自己的本心违背;奉劝爸爸的手下弃恶从善,又明显不大可能。

所以当父亲的手下兴致勃勃地来汇报关于宇宙侵略计划的进程时,捷徳选择了沉默。

黑暗五天王:少……陛下您怎么什么都不说啊?

捷徳:……(我该说些什么?我能说些什么?)

宇宙孝子捷徳,可是亲手粉碎过父亲的计划呢。

不过联系一下地球上伏井出对爸爸的死心塌地,面前这群人又看着对父亲这么忠心耿耿……

要不还是试一下劝他们弃恶从善?

嘴角悄悄上扬.jpg

以“今天有点怀念从前光之国的日子”为由,捷徳命令爸爸的手下……义务维持宇宙治安一天 ,同时不许搞事,不许随便抢东西,不许趁机侵略,不许……

没想到爸爸的手下真的照办了,虽然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甚至有点扭曲。

这样的一天还是蛮愉悦的,除了吓哭了一个小宇宙人。

不过小家伙一边哭一边说“谢谢怪大叔”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一天接近尾声时,爸爸的手下又凑上来问:陛下,您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没等捷徳回答,对方已经开始细数爸爸的丰功伟绩了。

捷徳(格斗仪重重往地上一杵):住口!烦死了!(贝式死亡凝视.jpg)

"……哦,哦……"

至少在命令人这个方面 爸爸的生活还是蛮爽的。

(帝国星人:陛下!我们想要让少爷理解并继承您的大业的计划失败了!不过他最后瞪我们那一眼很有您的风采!有希望啊陛下!)





因为是深夜写文,这一次没有写完。

父亲篇再说吧(瘫)


距离产生美,像素低了有些瑕疵就看不出来了……
(七爷的初设定是行星观测员,偶尔文艺一点有可能的吧……)

今天组织学习了相关法律法规.....有强烈的欲望想跟大家分享

小夏: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天信息安全部的同事给我们培训了相关法律法规.....


主要包括“低俗信息13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信息安全部和法务部门提醒我,注意是不是走在违法的边缘😢😢😢


我会认真思考的,也想分享给大家。如果大家在LOFTER这个平台玩儿的还不错,很开心,请珍惜这个平台。


请随时提醒我,拜托大家了!🙏


——其中“低俗信息13条”(由国务院新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确定)判定标准如下:


1、直接暴露和描写人体性部位的内容; 

2、表现或隐晦表现性行为、具有挑逗性或者侮辱性的内容; 

3、以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的语言描述性行为、性过程、性方式的内容; 

4、全身或者隐私部位未着衣物,仅用肢体掩盖隐私部位的内容; 

5、带有侵犯个人隐私性质的走光、偷拍、漏点等内容; 

6、以庸俗和挑逗性标题吸引点击的内容; 

7、相关部门禁止传播的色情和有伤社会风化的文字、音视频内容,包括一些电影的删节片段; 

8、传播一夜情、换妻、性虐待等的有害信息; 

9、情色动漫; 


10、宣扬暴力、恶意谩骂、侮辱他人等的内容; 


11、非法性药品广告和性病治疗广告等相关内容; 


12、恶意传播侵害他人隐私的内容; 


13、推介淫秽色情网站和网上低俗信息的链接、图片、文字等内容。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淫秽相关法条如下:


第三百六十三条 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为他人提供书号,出版淫秽书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明知他人用于出版淫秽书刊而提供书号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六十四条 传播淫秽的书刊、影片、音像、图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组织播放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制作、复制淫秽的电影、录像等音像制品组织播放的,依照第二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

第三百六十五条 组织进行淫秽表演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六十六条 单位犯本节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三百六十五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六十七条 本法所称淫秽物品,是指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图片及其他淫秽物品。


有关人体生理、医学知识的科学著作不是淫秽物品。

包含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